皖棠

厦理等等窝!

[叶蓝]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8

54.





叶修的字有股子刚劲味儿。





让人总能认出来,在茫茫字海中格外的出挑。








55.







盒子重重的摇一摇还有响声。






56.







打开还是不打开是一个选择。






但许博远一向不喜欢选择。




既来之则安之。





开了。






57.






里面有一张黄少天的照片上面还有黄少天的签名。





特别的醒目。





照片下压着一本书。






58.






一本许博远想要很久的书。







59.






突如其来的心里酸涩带着眼角有一点点的湿润。



60.




许博远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他觉得有点委屈。



61.




委屈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







_


只要我还没睡就还不是第二天!



可能今晚还有,莫得就是我🐴着🐴着睡着了!



今晚莫得就明天晚上继续!



大家就当睡前故事来一发吧!



大家晚安ꈍ◡ꈍ


卡住了emmmmm在一个小到不行的点卡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发现今天好多喜欢,我好想写个一发完结的东西(等等我会有的)


诗书礼义乐春秋








abo设定




许博远是个神奇的o。





许博远的家庭也是一个神奇的家庭。





许博远真是个o。





真的。





许博远喜欢黄少天是个人尽皆知的事情。





他是黄少天唯粉,黄少天也是o。





许博远喜欢他一开始是因为在自家的连锁奶茶店里帮手,黄少天来买,许博远认出了和他同期的黄少天便顺便拍了张合照。





之后越看合照越好看,就喜欢上了。






许博远加入训练营的时候是暑假,当时也神奇。






他爸妈没事干要出门玩,带上许棠不带自己,把许博远丢进蓝雨训练营,让许博远和电脑玩。






许博远家人出去玩出发的时候许博远还去送了,自家妹妹抱着自己说着哥哥要好好练习,等妹妹回来带好玩的之类的话。






许博远感到了心酸。






自家妹妹真好。






许博远是训练营里少有的o。






不,应该这么说,整个联盟都没什么o。






黄少天在青训团一般都是团宠的存在,许博远也成,不因为技术,而仅仅是因为他们是o。






黄少天每次训完练都有一大堆人跟着喊黄少,许博远没有。






许博远看着黄少天一路成长最后夺冠。






许博远一直记得,以前那个被笑吊车尾喻文州看黄少天的眼。






他一直都不想去回忆。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许博远一点也不意外,但是黄少天还是很认真的解释了一下他们是因为命依才在一起的。






命依?






什么东西?






许博远成年前问过母亲,有什么时候爱情才是绝对的忠贞。






母亲想了很久说:那是只有叶家人才明白的。






叶家人是什么他当时并不理解这个概念,直到后来去了世邀赛帮手。






他是后面才到的苏黎世,比正常的工作人员都晚些,为了几篇新论文和答辩真的是伤透了脑子。






许博远在语言方面很牛逼,是真的牛逼。







论文贼多贼有名,年纪虽小但国际影响力不小。







一是有才华二是有钱。






许博远喜欢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乱七八糟的诗乱七八糟的小说都写。






莫名其妙的却靠这个赚了不少钱。







苏黎世的世邀赛是他现实中第一次遇见叶修。







叶修猛地抱住他不松手,把他吓了一跳。







不管旁边的工作人员和选手怎么说让叶修松开他都不松开。







死死的抱住,身上也开始发冷汗。







叶修在害怕许博远离开,许博远察觉到了。








——


和题目没什么关系的文章但是又很有关系的文章我也不知道为啥。



我好多都没填emmmmm



但是梦到了不写有点点难受




真的会填的放心



晚安



祝我去新学校碰到一样会疼我的人吧



命依就是相依为命啦有一点点特殊还没想好咋解释可能不会解释



欢迎收看今天的睡前小故事


[叶蓝]烦










ooc



许博远最近很烦。



叶修总是开着各种各样的马甲号来影响他工作。




许博远最近很烦。




教授催论文催很久了他还没改完。





许博远最近很烦。





他要在工作和进一步深造里面二选一。






许博远很难受,连平常爱写的随笔也不写了。






许博远很难受,连平常会和叶修斗嘴都不斗了。






许博远很难受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都知道当然包括叶修。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和许博远说他也很烦。






从外人看来他继承了亿万家产但是实际上他根本不懂怎么去操控公司。





从外人看来他名利双收但他连告白都不敢。






这个世界的成见像一座大山,论你是怎么搬也是搬不动的。





叶修和许博远因为在两个人都烦的情况下,居然聊起天来了。





这可太难得了。





许博远一般都是很温顺的,声音软软的有南方人吴语的糯气。





叶修还在失眠的时候和许博远打过电话让他哄自己睡觉。





一天许博远讲一天叶修讲。





有点诡异但是又是真实存在的。






叶修想了很久要不要和这个傻瓜说实话。




想了很久还是不敢。






许博远是勇敢的,他选了深造。





在苏黎世的深造能让他去学习更多他喜欢的东西。




他敢,也狠。






相比较下来叶修就怂很多了。






还是不敢说,只想和许博远养着小火花都开心。





成见这种东西,真的是太可怕了,它束缚着他人也束缚住自己。




每个人都是靠着某种东西活着的。






有的人靠女人,有的人靠酒,有的人靠力量,有的人靠神。





而千千万万的人都多少靠着那繁琐的教条。





许博远放弃工作去深造,指不定多少人背后闲话,他也是定下好心理准备的。





叶修总是想做周全事保护好身边的人的。





他畏畏缩缩的,却得到了一个去苏黎世的机会。





国家队出征。





他被父亲丢出门,不知道是开心好还是生气好。






叶秋早就找了女朋友准备年前结婚,父母在家里催的紧,他也和父母坦白了喜欢一个男孩的事实。







父亲很生气,母亲很心疼。






母亲说,他们没什么意见,就是觉得他以后和爱人在一起还要受外人的闲言闲语,心就揪心的疼。





叶修一直都明白。





他踏上了苏黎世的土地,但是没告诉许博远。





晚上躺在酒店床上,想见到许博远却又不敢发信息。





只听到门被人敲响……





end






——



我知道去lo逼没必要有些渣滓加我QQ来说我好嘛?



我就想好好的能录个大学,虽然我知道这件事不大可能。




我想我的大专志愿能录上第二个。





我不想复读,真的,我没那么多心和那么多时间去复读。





有些人真的别来烦我ok?





快乐阅读快乐磕懂吗?




晚安。




人无完人,我不完美,我爱念叨,你们不想看的别看,玻璃心。






开放式结局


论坛体在线求名字


我真的想不到名字啊啊啊啊啊


好了绝望了知道只能复读了好了完了没了


[叶蓝七夕贺文]要腹肌还是要吃夜宵?




ooc




“叶修咱晚上吃啥!”


许博远已经忍不住夜宵的诱惑和肚子的饥饿了,不过怎么样也要带着男朋友一起吃夜宵嘛。



毕竟也是亲亲男友,要是入夜寒肯定不带!


“嗯?”





叶修表示风有点大没听清。





“我说吃夜宵!”




许博远很耐得烦的再说了一遍。





“你不是在健身说要练腹肌嘛,吃什么夜宵?”



叶修适时的说出事实。




许博远一想,好像也对。




于是。




“那我练出腹肌我要在直播的时候给我的小迷妹看!”



“那我练出腹肌要发微博晒腹肌照!”




“那我练出腹肌我要去cos大漠孤烟去漫展!”




叶修一惊。




“小蓝你看我们吃小龙虾怎么样?”




end





大学录我叭大学录我叭


夜宵是肯定要吃的,毕竟我也是瘦了12斤的人。



录我录我录我


晚安!

吃冰点咩

[叶蓝]灯红酒绿哪里嗨,不爱小蓝不应该













ooc慎入

















喝酒这回事一般都是一半的人能喝一半的人不能喝。


荣耀职业联盟也是。


像许博远这种就是顶能喝的,g市酒吧的小老板是也。



这是他十八岁成人礼亲姐姐送的礼物。



酒吧规章制度都是十分完善的都不要人怎么管,就每个月的月初月末来巡视巡视便好了。



许博远对这个酒吧十分的喜欢,堪比他哥哥送的网吧的喜欢。



每次酒吧出了什么酒都是定要去喝的。



其他蓝溪阁四大高手知道这事,王皖知道这事,就还只有叶修知道这事。



每次开玩笑说让许博远免单的时候起哄的最大声但还是把钱给了。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这谁都懂嘛。




春易老总是笑他说有钱在家里待着不好非要来受罪。




许博远也总是打哈哈打过去。




酒吧又出新酒,许博远一下班就来到酒吧坐在吧台要调酒师给自己调酒。



调酒师都是g市首屈一指的调酒师,自然认得许小少爷,懂得规矩,把酒调好了记上本子便成。



这新酒烈得慌,辣的许博远胃都是痛的。




调酒师脸色都变了,说要把小少爷送到休息室里,但被许博远拒绝了。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叶修。





软糯糯的说:




“叶修我胃好痛你来接我好不好啊。”





接电话的人似乎被他吓到来的极快。






从吧台接到许博远只能往怀里抱。






“还吵不吵架?”






是了之前他们俩再次因为叶修抽烟这事吵架了。





“灯红酒绿哪里嗨?”




许博远不正经回答他,只是糯糯的问着。





“不爱小蓝不应该。”





叶修笑了,把许博远抱出酒吧。





end







——



想好了,没大学要我就复读!



求个大学要了我吧!





睡前故事短打!




晚安!


(原谅一个取名废吧,我真想不到名字了)